Interest﹕掌舵一眼关七 与「她」乘风破浪

作者:    2020-06-07 11:04:03   638 人阅读  461 条评论
Interest﹕掌舵一眼关七  与「她」乘风破浪 热爱驾船﹕拥有一级及二级船牌的Franklin热爱驾驶游艇,除了享受无拘无束的感觉,亦能挑战自己的航驶技术。(苏智鑫摄)Interest﹕掌舵一眼关七  与「她」乘风破浪 精準设备﹕船速、定位、水深、海底电缆、引擎冷热等,都是掌舵者需要监测的资料。现今游艇的设备相当精準,侦测到不妥便会响号。(苏智鑫摄)Interest﹕掌舵一眼关七  与「她」乘风破浪 滑行海上﹕Franklin趁着夕阳时分,在万宜水库附近的南风湾滑水,享受刺激感和美丽景色。(受访者提供)Interest﹕掌舵一眼关七  与「她」乘风破浪 Interest﹕掌舵一眼关七  与「她」乘风破浪 Interest﹕掌舵一眼关七  与「她」乘风破浪

快艇,从前只是海军及狩猎者的工具,到了1660年,英国查理斯二世即位,荷兰送上一艘名为「Mary」的快艇,才令本来只具实用功能的「她」,衍生了游乐的用途(游艇),并在富裕人家间普及起来。船客在游艇上吃喝玩乐,不过是体验了一番奢华的水上生活;然而,在游艇上掌舵的人,却需要看风使舵,才能真正感受出海的乐趣,就是在风雨之中乘风破浪,磨练出技术和意志。

「做呢行(游艇经销),最衰冇得揸船。」坐游艇和揸游艇,对游艇代理及经销商Asia Yachting主席幸正权(Franklin)而言是两码子的事。两者固然都能体验置身汪洋中自由自在、浑忘天地的感觉,但Franklin更喜欢手握船舵,在变幻莫测的天气中,挑战自我,控制大局,「面对大风大雨,主导船只乘风破浪,最能考验自己的航驶技巧」。

于游艇上招呼客户时,他忙于谈生意、摸酒杯底,安分地担演乘客的角色,航驶事务都交给船长负责。但周末或公余时,他又会戴上墨镜,掌起舵来。自从1999年任职金融界,获公司安排坐游艇出海伊始,出海的那种悠然自得感觉便像船锚一样,牢牢勾住了他的心。「以前上班,有两小时吃午饭,我在茶记买个饭盒,便跳上船驶到深水湾,滑完水再上班。」四点三收市,他5点再上船,饮酒、饮咖啡、看日落,想点就点。

2006年,Franklin离开令人紧张的金融界,成为他购入第一艘游艇的契机。随后他考获一级及二级游乐船只操作人合格证明书,游艇一艘换一艘,兴趣亦辗转变为事业。

变幻天气掌舵挑战自我

如今无论冬夏,Franklin都会每星期偕亲朋好友出海,「夏天多去西贡,景色美得多。冬天吹大东风则去南区,舂坎角、深水湾、浅水湾都是好地方」。他一边操舵,将我们坐着的这艘蒙地卡罗游艇MCY 86从游艇阵中撤出,向浅水湾方向航行,一边畅谈出海经,「我最享受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。香港处处都逼人,驾车超速会被『影快相』,也有可能撞车。但在海上,航驶的限制较少,驾船很放鬆、很舒服」。

驶离船会,出到海中心,疾风把大家端正的衣角和髮型都彻底「吹」毁,视线却渐渐被青山、绿水和天际环抱,写意得让人忘了工作。Franklin的两个船牌已考获10年,掌起舵来驾轻就熟,「但其实初初学驾船时好难。放在原地的车不会动,船却会受风、浪、水流等众多因素影响,而且船没有煞掣,不能说停便停。有时以为停好,浪一来又冲走,起初的确不太习惯」。

一次在西贡大浪西湾,他泊好游艇后便和大伙儿上岸,岂料突然风云变色、雷声大作,船只不停打转,「我们马上游回船,但游到一半又很大风,既担心船只脱锚,又怕游不回去」。原来他们遇上具破坏力的「石湖风」(由强烈雷雨带引起的强阵风),幸好众人最后顺利回到游艇,在雷雨中夺回船只的控制权,当时更有第二艘船驶近帮助他们。这亦是玩船的特别之处,「撞了车,没有人会理你,但大家在海中驶船会守望相助,大家救大家」。

尝试许久,他才掌握锚泊之道,以至整体航驶技术。说起航驶大小船只的特性、气象、涌浪等航运知识,他都能侃侃而谈。他说,船速和定位固然是操作员要掌握的资讯,还有许多细节如水深、礁石、海底电缆、引擎冷热等,统统都要监测。Franklin忆述,「考牌时要计算水流、风向等,理论很多。一些有经验的船长会觉得难考,读书人反而较容易应付。」幸好现在游艇设备先进,雷达、测深、海图一应俱全,任何一环有问题,仪器都会响起警号。

享受亲手维修清洁

无论是在西贡海域过夜,翌日清晨于镜子一般的水面滑翔,或是操控五花八门的水上玩意奔驰海中,甚至吃一顿以海风及浪声为伴的烛光晚餐,都是在闹市体验不了的滋味。要享受这些非一般的体验,有赖船只周全的保养。「想像在海中放一间2000平方呎的屋,另加两部车及两个发电机,保养工夫有多繁複?游艇就是这样,机件接触鹹水,会发生电解作用,铁会蚀,东西容易坏。而且香港海水滋生物较多,需经常清洗机件。」Franklin指出,单是维修、清洁、泊船等费用,一个月便需花约20万元的固定开支。一架一手游艇,价格从数十万至十多亿元不等,其他开支同样「襟计」。

然而,对于Franklin这个喜欢落手落脚的行动派,比起花钱僱人做事,他更喜欢自己动手,打理游艇上的所有事务。机件要换,他会自己维修;船上冷气不够冻,有死位,他便研究更改出口位;即使是洗船这样的粗重工夫,也不劳烦他人,犹如这是与船只共度的珍贵时光。难怪船界中人爱以「她」(she)来称呼游艇及船只。对于爱船者如Franklin来说,「她」就是human being,各有个性和体态,但只有深入了解,花时间维繫感情,海上生活才能一帆风顺。

文:宋霖铃编辑/梁小玲

电邮/lifestyl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奢华享受﹕专利技术打造独一无二游艇